|||||||||||||||
||

河北:撩人低俗“小黄书”下乡 非法医疗广告泛滥-凯发k8国际首页登录

  摘要:去年上半年,河北省开始对非法医疗杂志进行专项打击。但这些被称为“小黄书”的免费医疗杂志,又在河北乡村流行了起来。颇为专业的编排、精美的印刷、撩拨人的题目、低俗的内容,是这些非法医疗杂志的共同特点,更由于免费赠送,让它们在缺书少报的广大农村得以风行。

  近年来,一股私立医院出版非法杂志的“妖风”刮遍大江南北,开始引起政府和整个社会的警觉。去年上半年,河北省开始对此进行专项打击,非法医疗杂志成了过街老鼠,一时间在各个大中城市里不敢再“公开发行”。但记者调查发现,这些被称为“小黄书”的免费医疗杂志,又在缺书少报的河北乡村流行了起来……

  “狼外婆的礼物”之现象篇

  私立医院送给农民的“免费午餐”

  记者走访了河北省保定、沧州、石家庄、衡水等多个地市,发现在大中城市里被执法部门严厉打击而成了过街老鼠的免费医疗杂志,正悄悄下乡。颇为专业的编排、精美的印刷、撩拨人的题目、低俗的内容,是这些非法杂志的共同特点,更由于免费赠送,让它们在缺书少报的广大农村得以风行。


“小黄书”免费医疗杂志在缺书少报的乡村流行起来


免费送给村民的医疗杂志

  “里面的故事挺好看”

  初冬的太阳照在乡村的屋顶上,使安详农舍里的气氛显得有些慵懒。

  定州市明月店镇十家疃村三十多岁的张女士,正在翻阅一本刚刚收到的《九龙男人》,这本杂志是在她赶集时有人塞到她手里的。

  这本《九龙男人》看起来与报刊亭里出售的生活情感类杂志没有什么区别,范冰冰做封面人物,“《水果煮着吃,养胃又暖身》、《式以房养老困局》、《男女性敏感部位排名》”,几个大标题都很吸引人。

  这样的刊物是她中最主要的读本。除了《九龙男人》,还有定州玛丽医院出版的《玛丽》、定州协和医院出版的《协和》。

  “都是集市上白给的,有时还会从门缝里给塞进来,反正是不要钱的,我们平时也不买什么书报,就看看这个解解闷。”张女士说,她觉得里面的故事、小幽默、星座什么的还是蛮有趣的,挺好看的。

  但对外人提起里面的“故事”张女士还是有些羞涩,她说,看着玩,都是瞎编吧。

  《午夜,我与隔壁的激情摩擦》、《老公,我很想换个男人试试》……这样的页面翻起来让张女士有些难堪。

  与张女士同村的一位张先生听说记者要看这种杂志,回身从里屋找了几本《九龙男人》、《玛丽》,他说,这样的东西这两年太流行了,经常有人发。

  记者离开定州来到博野县城东南角的一个城乡接合部,向一个开小店的老板打听这种杂志,老板说,我眼花了,经常有人送,我都扔了,隔壁的刘娜(化名)爱看书,她每天看这个。记者来到刘娜的文具店,她捧出了20多本这样的免费杂志。她说,附近各个县的医院都过来发,她阅读这些杂志的原因也是因为无聊。刘娜说,这些东西都是医院免费投放的,除了赶集时有人给塞,还直接向门店、住户家投放。

  翻开几种杂志,一样的低俗不堪,《博野曙光》竟然大标题、大版面称:《女人不缩阴,莫怪男人去花心,80%男人搞外遇》……


类似的非法广告制造的陷阱,在农村很常见

  各地农村都很泛滥

  对这些免费杂志的调查并不难,记者一路驱车,走乡串村,过保定、沧州、衡水、石家庄等地,停车入户打听,都能找到它们的身影。

  在衡水市武邑县韩村镇,村民给记者找出几本《武邑玛丽亚》期刊,本月刚刚出版。

  在石家庄辛集市旧城村,村民苏女士的小店里存放着好几本刚刚接到的杂志:《仁爱男人》、《仁爱女人》、《仁爱健康》、《人见仁爱》,都是由辛集仁爱医院出版,另外一种号称“打造辛集最受欢迎的医疗读物”的《协和医苑》则由辛集协和医院出版。苏女士说,每个集市发放杂志的人都来。

  在石家庄晋州市东卓宿镇北彭庄,记者发现晋州惠康医院出版的《牵手》杂志,六十来岁的村民张先生乐呵呵地说,都是白看,白看谁不看?

  东卓宿镇一位村民告诉记者,赶集的时候常有人在镇政府门口发放。

  几乎记者走过的每一个县的农村,都能看到本地出版的这种免费医疗杂志。一个规律是,经济越发达的县市,这种免费医疗杂志品种越多。

  黄骅市东常庄村村民刘先生告诉记者,他经常不在家,十天半月回一次,门缝都塞满了,他都扔在一个筐里,半年积攒了六十来本。

  任丘市东二环一位开小饭店的文女士告诉记者,去年好像国家治理过,城里很少有人敢公开投放了,后来都到了农村的集市上。该市西李各庄村的郭女士说,这种杂志在东李各庄集上经常有人发。

  让家长们心惊肉跳

  这些杂志品种各异,但主旨都是为了“创造患者、吸引患者”,都以妇科、男科为主,妇科中,无痛人流、处女膜修复是主导,都打出北京某某专家、教授团队旗号。男科中,主要是性病、早泄、阳痿。各家在此基础上都有拓展,黄骅市一家名为曙光医院出版的《曙光生活》中,“一群专家”声称要将“男人的枪打造成艺术品”,生殖器照片赫然刊出!

  各家医院都在炫耀他们的无痛人流技术:“薇薇保宫可视无痛人流”、“海伦无痛人流”、“jbs保宫无痛人流”、“全球首款‘0’伤害人流技术”、“超导可视无痛人流”……各家有各家的高招,都是“世界最先进的技术”、“万例人流无事故”,都声称,只需三分钟,一点都不痛,更有甚者,有的甚至打出了“抗衰老无痛人流术”!

  还有的鼓吹避孕套对健康的危害,来“培育”人流堕胎市场。

  杂志中都报出了解决意外怀孕、处女膜修复、阴道紧缩、早泄神经阻断的超低价格,有600多元的,有200多元的,甚至还有几十元的,都是针对农村的“献爱心惠民”政策。

  一位读者说,经常阅读这种杂志,你会觉得,那些本来都不能说出口的话题都成了很平常、很时尚的事情。

  沧州一位中学教师在开家长会时忧虑地说:她听见两个女生对话,“怀了孕也不怕,人流就去玛丽亚”。这句话让家长们心惊肉跳!

  这种非法杂志在乡村的发行量惊人。沧州泊头富镇派出所不久前根据举报,当场抓获泊头现代医院在集市上发杂志的人员,尽管他们已散发了两个小时,但警方扣住时,车上尚存有2800多册《现代》。一个集市就发这么多,常年计算下来,几乎是一个天文数字!当地人介绍:在同一个集市,经常发杂志的还有泊头协和医院的《协和知音》,邻县的《献县协和》、《献县惠民》等。


免费赠送给农家女孩的护手霜,印满了人流、处女膜修复广告

  当年电线杆小广告游医现在办杂志

  记者调查了多个县市惊异地发现:这些杂志的出版者多为近年进驻的,多是连锁店,大部分投资者竟都来自福建莆田!广告、营销方式基本相同,连杂志内容也很相似。

  12月9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报道,在2013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万通控股主席冯仑介绍:福建莆田一个村的小伙子,16岁出来在电线杆上贴性病广告,现在带出8000人,在全国开出8000家民营医院。随后这一消息得到确认并成为各门户网站焦点。

  《瞭望东方周刊》此前报道,全国80%以上的私立医院由莆田东庄人创办,妇科、男科等技术含量不高、容易以广告赢得市场的专业是其主打。著名经济学家郎咸平曾对莆田系医院的经营黑幕给予揭露,但未能遏止。

  十多年前,本报曾做过在电线杆上贴广告的“莆田游医”专题。十几年过去,许多游医纷纷转型改办医院。近年,我省各地莆田系医院如“雨后春笋”,开始从大中城市向县城拓展,并实现了从承包科室到医院的升级换代。

  知情者透露:这种医院的投资者每到一个县,先寻找有关系人脉的靠山,比如请退休的官员当幕后院长挡事儿。不搞建设,院址一般租用,购买大医院淘汰的二三流设备,聘一些医生,以妇科、男科为主打。依靠银行贷款金钱铺路,强大的公关,巨大的广告投入,使他们很快进入当地市场。近年,国家对医疗广告的控制越来越严,私印杂志就成为他们的首选,一方面可以通过低俗文化刺激人们性乱,“培育市场”,一方面引导人们来他们的医院人流堕胎、修处女膜,治疗性病、阳痿,最后再来治疗不孕不育。

  与杂志配套,这种医院的墙体、路牌广告在各地村镇随处可见,都基本没有国家规定的省级卫生监督局的批号和工商部门的登记证,属于电线杆广告的“升级版”。

  许多还打出“某县协和”、“某县同济”的招牌。北京协和、武汉同济两家医院多次严正声明:与这些连锁机构没有任何合作关系。

  据业内人士介绍:对这种医院来说,非法广告就是生命线,广告营销人员和财务的投入往往要超过业务部门。网上有许多印刷企业在招徕医疗杂志业务,三万份起印,三角五分一份,“投入一万元广告费,忽悠几个患者就能赚。”

  许多医院还搞定点投放,瞄准乡村女青年,甚至女中学生。比如沧州玛丽亚医院出版的《女友》杂志,就特别注明,专供18—45岁时尚女性阅读。

  第二篇“狼外婆的礼物”之内幕篇

  免费背后的医疗陷阱

  在文化生活较为贫瘠的乡村,这些低俗不堪的读物给人们的心灵带来了巨大的毒害。除了杂志,还有配套赠品大量投放。有识之士提醒:这是狼外婆的礼物,免费背后是巨大的医疗陷阱。


任丘一位农家女展示当地的杂志与赠品

  骗你没商量的游医

  任丘市的文女士气愤地拿出一本医疗杂志说,他们说无痛人流只需要240元,可我的一位朋友去了却花了1600元!

  文女士的这位朋友算是幸运者,因为是已婚,医院不敢要的太多。而一位未婚女青年到这种医院做人流被宰了六千多元,“医生”说她有宫颈糜烂,需要治疗,由于自己没有结婚,她没敢声张,吃了哑巴亏。

  一位不透露姓名的医生说,他差一点被这种医院聘了去,后来发现不是正经开医院的,是打着医院的旗号骗钱的,就赶紧躲开他们。“治疗”性病是这些医院的来钱大项,患者多是干了错事怕丢人,到正规医院怕遇到熟人,就来这种医院治。这种医院的广告铺天盖地,来此“治疗”是很自然的选择。他遇到过一个患者,本来是尿道发炎引起疼痛,到了这种医院,“医生”说这个患者是什么衣原体感染,拿出一些梅毒的照片吓唬患者会烂掉,治了一个“疗程”就说“指标由100万降到80万”,然后再治再“降”,最后花了25万元说性病给治好了,让患者去别处治前列腺吧!

  “他们大量散发广告,总有上钩的,门口有监控,你是开车来的,还是坐公交车来的,都先摸清。没病说有病,小病说绝症,比抢劫还厉害!”这位大夫说。

  盐山县一位农妇,相信了“免费体检”的宣传,没想到一下子就被套上了。“医生”说她子宫有病,发展下去就是癌症,结果,动了手术,免费变成了两万多的手术费,本来挺健康的一个人,现在每天腰疼,干不了活了。

  本报2011年“感动河北”年度人物、河北省儿童医院名誉院长胡皓夫先生对本报记者说,前些年,省儿童医院门口就有莆田来的游医租了门脸专治性病,当时院领导没在意。后来发现,根本不是正经治疗,给患者治治停停,钓着人赚钱,医院下决心,将租给他的房子收回,将他驱逐出去。

  邢台宁晋县28岁的青年小王,听信了手淫无害论的宣传,频繁手淫。结果后来还没有结婚就有严重的早泄,看了一家男科医院的宣传去就诊,医生说,你这是前列腺疾病,我们这有先进的治疗仪,治疗几次就没有事了。小王治疗了几次花了一万大几,不仅没有成效,他发现自己彻底阳痿了!

  免费其实是个圈套

  与这些免费的杂志配套,各家医院还同时发放大量的生活用品作为赠品,比如挂历、台历、擦手油、面巾纸、小镜子、扇子、阳伞、代金卡等等,上面同样印着不堪入目的小广告。各地的模式如出一辙。

  这些免费生活用品不是什么人都随便给,特别是较贵重的化妆品,一般是有针对性地向育龄妇女,更多是对中小学女生“定点投放”。

  这些免费的杂志和赠品在农村很受欢迎,一个共同的心理,反正是不要钱的。但随着她们接受、阅读这些赠品上的小广告,一个圈套正向着她们悄悄张开。

  黄骅市的小王说:“农村人实在,不会有这么多的心眼提防,总觉得白得东西肯定不是坏事。但这些书刊、挂历、日用品你天天看,天天用,潜移默化就把你控制了。”

  一管擦手油,成本也就三两块钱,但许多农村妇女特别是女孩,会很珍惜,很节省地用一两个月。也就是说,这一两个月的时间内,就得天天被动接受它的广告,久而久之,都拿贞操、人流不当个事儿。

  石家庄地区一位女中学生,在校门外,医院投广告的人将化妆品塞进她的手里,上面印制着“无痛人流”、“处女膜修复”,回家用被妈妈发现,以为是她买的,妈妈将女儿骂了一顿。

  但更多的母亲,特别是家境较贫困的母亲,就不会太在意,她们更会觉得白捡了便宜。

  沧州一位女孩的妈妈说,这些无良医院发放的下流杂志、免费赠品,都是“狼外婆的礼物”!呼吁学校、特别是农村的学校一定教育好学生警惕他们。

  他们编造了医疗谎言

  这些非法的杂志,最重要的主题是“无痛人流”。在充满了低俗与欺骗的虚假宣传背后,是无数的生命误入歧途。

  2009年8月1日,一家名为“协和”的医疗机构开到了偏远的山区阜平县城,马上印发大量的《协和知音》。40岁的顾某是阜平县平阳镇平阳村人,在集市上看到了《协和知音》后,8月9日就来做“三分钟无痛人流”,结果手术时死亡。当时省内许多媒体都报道了这一事件。

  黄骅市女青年小芳,是记者采访到的一个无痛人流宣传的受害者。她结婚好几年了,还没有自己的孩子,到大医院检查,说她永远不可能怀孕了,导致婚姻生活很不如意。她痛苦地说:“我听信了医院的宣传,当时怀了孩子不想要,觉得做个人流很轻松的,就去医院做掉了,谁成想,现在想要孩子也没有了。”

  河北省人民医院王秀丽教授对记者说,我们每一个做妇产科医生的,都会告诉自己的女儿人流堕胎对一生的危害。这些无痛人流的宣传其实与传统的人流没有区别,就是“全麻醉”,可能出现的并发症、后遗症一样不会少,如不孕不育、习惯性流产,可能有人多次人流没事,但有人也许一次人流就会终身不育。

  国家计生委一则统计报告称:目前全国每年人流1300万例,其中相当大比例是青少年,已成严重社会问题。

  另一则统计,全国不孕不育人口5000万。这些鼓吹人流的医疗杂志中往往还会有另外的科目:治疗不孕不育。

  有调查表明,未婚少女随意同居、怀孕人流,致使许多人婚后生出的孩子都不是头胎的孩子。主持河北省计生委相关课题的专家——河北大学中医学院陈松鹤博士说,头胎的孩子得到最充分的肾精肝血,因此是最聪明、最健康的,随意地人流堕胎,将使整个社会的人口质量严重下降,“无痛人流”是本世纪最大的医疗谎言!

  胡皓夫先生对本报记者说,他近些年也注意到这个严重的问题,近年出生的孩子抵抗力明显下降,一到冬天,儿童医院人满为患。纵欲会使男性精子质量下降,堕胎更会使女性子宫壁变薄,养育不出健康的孩子,这个问题他几年前就向卫生部反映过。


私立医院向农村散发的扇子

  败坏了乡村的纯朴

  非法杂志在农村泛滥也引起了许多人的反感,黄骅的孙先生说:“我女儿刚认字,一天我发现她拿着这个看,把我气坏了!”

  一名语文教师介绍了这样一个例子:一天她给学生布置了填空题,有一个空是( )的人流,意思是在人流前面加一个形容词,比如“拥挤”、“熙熙攘攘”等,可有一个学生交上来,填写上(无痛)的人流,真让她哭笑不得!

  沧州一位警官对记者说,这种杂志在沧州农村地区很流行,他也翻看过,觉得内容非常低俗,腐蚀人的心灵。除了孩子们看危害大,一些老头们也喜欢看,弄得他们胡思乱想,甚至干一些违法勾当,这对社会都是很大的危害。

  黄骅广告人王先生说,非法杂志把握住了人们的心理,没有刺激就不能吸引人,再加一些健康养生、甚至时事热点、文娱轶事,看起来很正规。在农村人眼里,书上说的,专家说的,大体不会错。

  这些杂志中,充斥着大量婚外性爱、婚前试婚、变态性爱等种种鼓动与诱惑。一位社会学者说,这不仅会毒害农村的青少年,现在许多农民打工在外,一些留守妇女文化生活缺少,这些诲淫诲盗的东西会误导着她们的生活。农村里许多恶性事件频出,与这种性开放的诱导有关,造成了许多家庭和社会的悲剧。

  “这是农村的毒瘤”

  农村地区这些非法杂志泛滥的主因是管理部门认识不足。

  胡皓夫先生说,你看正规的医院哪一个做这些广告?医院的属性应该是公益的,而不是牟利的,“对一些不法经营的医院,卫生部门应清理取缔!” 2007年感动中国人物、上海打假医生陈晓兰多次主张应对违规操作的部分莆田系民营医疗机构采取重点治理。在杭州,曾有两名莆田系医院经营者因虚假广告罪被捕入狱。

  河北省省委宣传部原副部长、河北省扫黄打非办原负责人韩丰聚一直关注这种免费医疗报刊,他现在还工作在扫黄打非第一线,担任着全国扫黄打非办的特约督察员。

  韩丰聚说,大概八九年前,河北省就出现了这种出版物,它没有刊号、也没有内部准印证,在社会上公开散发,这是典型的非法出版物,而且也没有卫生监督、工商部门的审批登记,更是非法广告。按我国相关法律法规,非法出版物擅自印发一定的量就触犯刑律涉嫌犯罪。

  但近年,由于各地认识不够,打击不够,它还是泛滥起来。韩丰聚认为,广大群众甚至有些执法部门都对它的危害性认识不足,对相关法律条文不了解,宣传不够。按规定,文化出版部门、工商、卫生监督、公安、城管都有相应的管理责任。另外,国家应对此修改制定更为严峻的相关法规,过去的一些罚款标准金额明显太轻。

  去年,省委、省政府对此高度重视,大力治理,目前在我省多数城市市区不敢发了,但开始向农村地区转移。一些执法部门以罚代管,这都是泛滥的原因。

  以沧州为例,去年治理了一下,最多的医院罚了三万元,但随后卷土重来,更加厉害,满大街都是他们的广告,不久前市区非法医疗广告泛滥被人民网曝光,才得到清理。

  记者了解到,这些医院的广告投入动辄几十万元、几百万元,数千元、几万元的罚款根本起不到惩戒作用。

  “这种泛滥的非法出版物,不可小视,它不仅违犯相关法律法规,违背商业道德,而且严重危害青少年身心健康,是目前一些城镇农村最严重的非法出版毒瘤,必须彻底清理!”韩丰聚说。

  • 责任编辑:郭晋

标签: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大公出品

焦点图片

视觉故事

精彩视频

数码频道

  • 很久没有过静下心来聆听世界的声音了,借着这次一加送测一加银耳2耳机的机会,我又...

参与互动
  • 官方微博:
  • 热线电话: 86-10-5204 7788
  • 官方微信:大公网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
"));
"));
网站地图